菩萨蛮·竹风轻动庭除冷

编辑:残疾网互动百科 时间:2020-02-23 19:31:17
编辑 锁定
菩萨蛮·竹风轻动庭除冷》是唐代文学家温庭筠的词作。此词上片,一写环境清冷,表现主人公的凄凉寂寞,以环境映心境;二写环境华丽,妆扮浓艳,表现主人公的富贵,以环境衬托人的身份。下片写怨情,先用西施居吴思越的典故,略露寓意,已见主人公的愁和怨;再从主人公内心对环境的感受,将春恨之情写得幽怨不已。全词用丽辞渲染衬托怨情,情味深长,语言贴合温词造语精工、密丽浓艳的风格,写主人公的凄凉心境、怨恨之声、不满之情,将“春恨”表现得幽怨不尽。
作品名称
菩萨蛮·竹风轻动庭除冷
创作年代
晚唐
作品出处
《全唐诗》
文学体裁
作    者
温庭筠
题    材
宫怨词

菩萨蛮·竹风轻动庭除冷作品原文

编辑
菩萨蛮
竹风轻动庭除冷,珠帘月上玲珑影。山枕隐秾妆,绿檀金凤凰
两蛾愁黛浅,故国吴宫远。春恨正关情,画楼残点声[1] 

菩萨蛮·竹风轻动庭除冷注释译文

编辑

菩萨蛮·竹风轻动庭除冷词句注释

⑴菩萨蛮:词牌名
⑵除:台阶。张衡东京赋》:“乃羡公侯卿士,登自东除。”
⑶珠帘月上:是“月上珠帘”的倒装句
⑷山枕:枕头形状如山。隐:隐没。又作凭依。《孟子·公孙丑》:“隐几而卧。”秾妆:即浓妆。
⑸绿檀:指檀枕。金凤凰:指枕的纹饰。
⑹蛾:眉,犹言蛾眉。
⑺吴宫:吴地的宫阙。此处暗用西施入吴的典故,西施在吴国而思念越国,事见《吴越春秋》等。
⑻残点声:即漏壶滴水将尽的声音。表示天将明时,漏尽更残。[1]  [2]  [3] 

菩萨蛮·竹风轻动庭除冷白话译文

竹梢掠过石阶上,带来阵阵寒风,摇碎珠帘上玲珑的月光。山枕隐去了她的浓妆,只看见绿檀枕端,画着一对描金的凤凰。
蛾眉淡淡地簇拥着忧伤,她虽身在吴宫,心儿却在遥远的故乡。恨春去匆匆春情更浓,画楼更漏声声敲打着她的无眠,无眠的情思里天边又泛起了晨光。[2]  [3] 

菩萨蛮·竹风轻动庭除冷创作背景

编辑
此词约作于唐大中(847—860)年间。五代孙光宪北梦琐言》卷四载,温庭筠与相国令狐绹之子令狐滈关系很好,常出入于令狐馆中。当时唐宣宗喜欢曲词《菩萨蛮》,令狐绹暗自请温庭筠代己新填《菩萨蛮》词以进,嘱咐温庭筠千万不要泄漏出去,而温庭筠却将此事传开,令狐绹大为不满。《乐府纪闻》记载此事云:“令狐綯假温庭筠手撰二十阕以进。”据此,《菩萨蛮》诸阕乃温庭筠所撰而由令狐绹进献唐宣宗之作。其时当在大中后期(850—859),正值温庭筠屡试不第之时。[4] 

菩萨蛮·竹风轻动庭除冷作品鉴赏

编辑

菩萨蛮·竹风轻动庭除冷文学赏析

此词写春愁春恨。与温词中的人物身份大多为普泛化的女性不同,此词的抒情主人公则是一位幽居深宫的女子。词的上片仍从景物环境写起。这是一个清幽冷寂的月夜,庭院里的付林在轻柔的夜风吹拂下沙沙作响,婆娑的竹影使庭院变得更加幽森清冷;皎洁的月光透过珍珠帘子洒照进来,在地上投下玲珑斑驳的影子。随着月光的指引,方显现出倚凭山枕而卧的女主人公。与另一首同调之作《菩萨蛮·夜来皓月才当午》所写“深处麝烟长,卧时留薄妆”的情景相似,这位倚枕而卧的女子留着“秾妆”,戴着凤凰金钗,隐约透露出她有所期盼的幽微心理。下片则将描写的笔触继续沿着女子的客颜妆饰,进而深入她的内心世界。一双用青黛描画的蛾眉,经过辗转无眠的煎熬已经变得颜色浅淡,眉宇间流溢着愁思,原来她思念的故土——吴国的宫殿已经十分遥远。至此,抒情主人公方显露她的庐山真面目:原来她是一个远离故国的宫女。这令读者联想起春秋末期被越王勾践作为政治诱饵献给吴王夫差的越国美女西施。词的末尾,又借拂晓前从画楼外传来的更漏残点之声,抒写女主人公缠绵无尽的春恨与愁情。
通观全词,山枕、秾妆、绿檀、金凤凰之类有关居处环境和容颜妆饰的描写,仍不脱脂粉气息,但竹风、审月、残点等景物意象的渲染烘托,则构筑了一个凄清幽微的艺术境界,用以抒写女主人公幽怨感伤之情,情致深婉,意境浑成。此词虽然写得是宫怨,但从主人公的怨恨声中,似乎还可以感觉到作者对现实的某些不满之情。[2]  [5] 

菩萨蛮·竹风轻动庭除冷名家点评

汤显祖评本《花间集》:芟《花间》者,额以温飞卿《菩萨蛮》十四首,而李翰林一首为词家鼻祖,以生不同时,不得列入。今读之,李如藐姑仙子,已脱尽人间烟火气。温如芙蕖浴碧,杨柳挹青,意中之意,言外之言,无不巧隽而妙入。珠璧相耀,正自不妨并美。
张惠言词选》:此言梦醒。“春恨正关情”与五章“春梦正关情”相对双锁。“青琐”“金堂”“故国吴宫”略露寓意。
陈廷焯白雨斋词话》:“春恨”二语,是两层,言春恨正关情,况又独居画楼而闻残点之声乎?
清陈廷焯《词则·大雅集》卷一:“缠绵无尽。”
俞平伯《读词偶得》:“竹风”以下说人晚无聊,凭枕闲卧。“隐”当读“隐几而卧”之隐。“绿檀”承“山枕”言,檀枕也;“金凤凰”承“秾妆”言,金凤钗也;描写明艳。“吴宫”明点是宫词,昔人傅会立说,谬甚。其又一首“满宫明月梨花白”,可互证。欧阳炯之序《花间》曰:“自南朝之宫体,扇北里之倡风。”此二语诠词之本质至为分明。温氏《菩萨蛮》诸篇本以呈进唐宣宗者,事见《乐府纪闻》,其述宫怨,更属当然。末二句不但结束本章,且为十四首之总结束,韵味悠然无尽。画楼残点,天将明矣。
浦江清《词的讲解》:“故国吴宫远”用西施的典故,不必指实,犹上章(指《菩萨蛮·满宫明月梨花白》)之“家住越溪曲”也。“春恨正关情”较前章(指《菩萨蛮·杏花含露团香雪》)“春梦正关情”仅换一字,此十数章本非接连叙一人一事,故不妨重复。前章言晨起,故曰春梦;此章尚未入睡,故云春恨。春恨者,春闺遥怨也。画楼残点,天将明矣,见心事翻腾,一夜未睡,故乡既远,彼人又遥,身世萍飘,一无着落,不胜凄凉之感。飞卿特以此章作结,不但画楼残点,结语悠远,而且自首章言晨起理妆,中间多少时日风物之美,欢笑离别之情,直至末章写夜深入睡,是由动返静也。[2]  [6] 

菩萨蛮·竹风轻动庭除冷作者简介

编辑
温庭筠像 温庭筠像
温庭筠,唐代诗人、词人。本名岐,字飞卿,太原祁(今山西祁县东南)人。富有天才,文思敏捷,每入试,押官韵,八叉手而成八韵,故有“温八叉”“温八吟”之称。然恃才不羁,又好讥刺权贵,多犯忌讳,取憎于时,故屡举进士不第,长被贬抑,终生不得志。官终国子助教。精通音律,诗词兼工。诗与李商隐齐名,时称“温李”。其诗辞藻华丽,秾艳精致。其词艺术成就在晚唐诸词人之上,为“花间派”首要词人,对词的发展影响较大。在词史上,与韦庄并称“温韦”。现存诗三百多首,词七十余首。后人辑有《温飞卿集笺注》等。[8] 
参考资料
  • 1.    彭定求 等.全唐诗(下).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1986:2167
  • 2.    房开江 崔黎民.花间集全译.贵阳:贵州人民出版社,1997:21-22
  • 3.    小山重叠金明灭,鬓云欲度香腮雪  .语文组专业教学网.2012-06-12[引用日期2013-12-01]
  • 4.    聂安福导读.温庭筠词集 韦庄词集.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2010:11
  • 5.    男子唱闺音  .中国国学网.2011-12-28[引用日期2013-12-01]
  • 6.    聂安福导读.温庭筠词集 韦庄词集.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2010:33-36
  • 7.    大才子温庭筠的“替考”糗事  .沈阳网.2008-06-24[引用日期2014-05-07]
  • 8.    周扬 等.中国大百科全书·中国文学(第Ⅱ卷).北京:中国大百科全书出版社,1986:926
词条标签:
文学作品 文学书籍 文学